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rachel b joyce,新手必看

“不了,我今天预约了张医生,十点要赶到医院,你也收拾一下,一会儿送我过去。

  ”王洁惬意的依偎在刘明怀中,摇了摇头道。

  “张医生?你难道……”刘明闻言,惊愕的张大了嘴巴,如遇雷击的站在了原地,搂着王洁的手也不知不觉的放了下来。

  张廷建,是王洁的主治医师,王洁的双眼治疗便是张医生在负责。

  由于王洁眼疾的特殊性,他们平时一个月去一(故事网)次医院拜访张医生,开一些日常用的辅助药物就行。

  刘明清楚的记得上次拿药是在一周之前,家里的药还有几大盒,王洁显然不是去拿药的。

  那么就只剩下一种可能了,王洁她想要通过另外一种手段,治疗眼睛。

  “没错,我想要再去咨询一下手术治疗的方案。

  ”王洁的回答,印证了刘明的猜测。

  她虽然口中说是咨询,但是其实已经在心中做出了决定。

  这个手术,她必须要做!刘明闻言,却是难得激动的喊了起来,严词拒绝道:“不,不行!别的事情我都可以迁就你,但手术这事,我绝对不同意!”“为什么?”王洁不解的看向刘明,虽然她看不清,但是她能感受到刘明的脸就在那个方向。

  “手术成功率只有五成,这还是乐观估计的结果,我不可能让你去冒这个风险,要是搞砸了,你这一辈子都没希望复明了。

  ”刘明剧烈喘息道。

  王洁却很是平静:“那和我现在有什么区别吗?做手术起码还有一半的机会,要是这么死等下去,我可能一辈子都看不见东西了。

  ”其实,自从王洁失明以来,尽管按时吃着药,但她的情况丝毫没有得到改善。

  医生也说了,虽说是暂时性失明,但是这个时间,可不是眨一下眼那么一会儿工夫。

  大多数病人恢复视力的时间,几乎都在三年以上,更有一部分人,彻底成了瞎子。

  “我不在乎,就算你以后都看不见,有我当你的眼睛就好了。

  ”刘明深思熟虑后,咬牙发誓道。

  他要是没有这个心理准备,他又怎么会向王洁示爱呢?“可我在乎!我可不想一辈子当个瞎子!”刘明的诺言,并没有赢得王洁的感动,只得来冰冷的驳斥。

  “反正我是不会同意的!”刘明退到了门口,作势要将王洁拦在屋内。

  两人之间,莫名的出现了一种剑拔弩张的势头来。

  似乎是感觉到刘明的动作,王洁的脸上骤然生出一股怒意,她转过身来,朝着刘明的方向,冰冷的说道:“你是我什么人?你有什么资格为我做决定?”“我……”刘明顿时有些语塞,说到底,他和王洁并没有任何名分上的关系。

  如果非要说关系的话,他不过就是个自作多情的义工,哪有一个义工或者保姆给主人做决定的?“让开!再不走就要迟到了,你不陪我去,我就自己去。

  ”王洁再度催促道。

  看着王洁一脸怒意,冷漠冰寒的模样,刘明的心中一阵苦涩。

  这和他昨天看到的还是同一个人吗?他不明白,为什么一夜之间,王洁居然会因为这么一件小事,和自己闹成这副模样。

  但现在他不得不做选择。

  要么,让王洁自己去医院,要么,自己送王洁去。

  这……还需要选吗?“好,我送你去。

  ”刘明垂丧着头,无奈说道。

  那言语中的落寞,溢于言表,只是听声音,王洁都能够想象到刘明此刻的模样是多么的绝望与担忧。

  王洁的心,顿时如同被针扎了一样疼痛。

  她知道自己说的话有些过火了,但她别无选择。

  她之所以会突然想要做手术,其实就是因为刘明昨天晚上的一句话:“我相信你的眼睛会有复明的一天,你的心扉也一定会有打开的一天。

  ”她仔细揣摩这句话后,便意识到了一个极其关键的问题。

  其实她的心扉能不能打开,和她的双眼有着莫大的关系。

  他意识到,或许她不敢接受刘明,不单只是害怕背叛自己死去的丈夫,更是担心成为刘明的负担。

  如果她的双眼能够复明,不再是刘明的拖累,或许她才有勇气顶着不伦的骂名,不顾一切的和刘明在一起。

  否则,她既对不起自己的丈夫,又拖累了丈夫的兄弟,这要是将来到了那头,哪还有脸去见死去的丈夫呢?只可惜,刘明毕竟年轻。

  他深深的被王洁那绝情的一句话给打击到了,他并没有意识到王洁真正的意图。

  他开始胡思乱想,猜测王洁不说喜欢他,其实就是不喜欢他的意思。

  他和王洁的两次逾矩之举,完全都是本能导致的冲动,经不起时间的考验。

  这般想着,刘明的心情是愈发的糟糕,尽管他对王洁无比担心,但在去医院的路上,竟然一句话都没有和王洁说。

  而在到了医院以后,他再想说些什么,却没有机会了。

  由于问诊过程涉及到一些病人的隐私,在没有王洁的同意下,他只能坐在诊室外面苦等。

  “刘大哥,你来了?”说巧不巧,正在刘明苦思冥想如何打破这个僵局的时候,一个清脆的声音突然在他的耳边响起。

  “啊?是小静啊,今天你值门诊?”刘明反应慢半拍的闻声看去,只见一个穿着护士服的短发女生正嬉笑的看着自己。

  这个护士,名叫李静,刘明是当时王洁住院的时候和她认识的。

  因为年龄相仿,在医生和王洁的撮合下,他们俩还尝试过相了两回亲。

  可刘明心有所属,尽管李静年轻漂亮,善良能干,但他们最终还是没能走到一起,只是成为了偶尔微信聊天的普通朋友。

  “是啊,好不容易从住院部逃出来,门诊的工作可轻松多了。

  ”李静打了个哈欠道,显然门诊也没有那么闲。

  “那就好。

  ”刘明木讷的点了点头,随口应道。

  “你今天……”李静瞅了刘明一眼,随即慢慢的将脸贴近刘明,仿佛是在仔细观察刘明的表情。

  没过片刻,李静和刘明之间,便只有不到五公分的距离了。

  饶是刘明心猿意马,也难以无视一个美女如此近距离的接近。

  “我……我怎么了?”刘明立刻向后靠了靠,不无紧张的问道。

  “你今天不太对劲,愁眉苦脸的,是不是有心事?”李静的脸上划过一抹坏笑,总算是将头抬了起来,放了刘明一马。

  “算是吧。

  ”李静一语中的,刘明也无从辩驳,毕竟他的难过全部写在脸上,任谁都看得出来。

  啪!刘明话音刚落,肩膀猛地被拍了一下。

  紧接着,李静径直坐在了他的旁边,左手搭上了他的肩膀:“没事,哥们今天下班早,陪你去酒吧喝两杯,一醉解千愁,什么烦恼都解决了。

  ”“下次吧,我得照顾我嫂子呢。

  ”刘明歉意一笑,婉言拒绝了李静的提议。

  “行,有需要随时call我,谁叫咱俩是哥们呢!”李静看了一眼紧闭的诊室大门,耸了耸肩,也没多问,撂下一句话后就离开了,毕竟她还在工作,没那么多时间闲聊。

  李静走后没多久,诊室的大门终于重新打开了。

  王洁笑容满面的从诊室里走了出来,她的身边,还有搀扶着她的年轻医生,张廷建。

  “那咱们说好了,晚上七点,德瑞西餐厅,我去接你。

  ”张廷建一出门,当先一句话,直接如同一把尖刀一样,插在了刘明的心口。

  而更让刘明愕然的是,王洁居然立马同意了这位张医生的邀请。

  “那就麻烦你了,张医生。

  ”王洁欠了欠身,恭敬说道。

  张廷建,人帅多金,典型的成功人士。

  三十出头的年纪便成为了市人民医院眼科的科室主任,三年前,更是因为成功给市长做了一台超高难度的眼科手术而名声大噪。

  

“可是,我这样……”张雪看着自己光光的模样,有些担心的问道,她不仅仅是担心林三控制不住,她也担心自己会控制不住,刚才要不是林三的外物抵到了自己,恐怕她早就忍不住双手按住林三的脑袋埋进自己的双峰之中了。

  见张雪面露犹豫,林三心里着急,他等了这么久好不容易有个能够一寝香泽的机会,怎么都不会放过的。

  “妹子,你这是二次涨奶,里面的碎颗粒更多了,而且我刚才摸了一下,你的乳腺也堵住了,要是不立即疏通的话,后果很严重,可能会引起乳腺癌,那样的话,就必须做乳、房切除手术……”为了打消张雪去医院的念头,林三不介意将事情说的严重些。

  果然听了林三的话,张雪吓了一跳,“三哥,你别吓我,真有那么严重?”“妹子,这事我还能骗你呀?第一次给你催奶的时候不是就告诉你了吗?”林三说完,满脸焦急的盯着张雪,而这样的神情落在张雪眼中立马变成了林三关心她的模样,她心头一热,暗道自己多心了,三哥咋可能对自己……“三哥,那,那这次可得保证根除呀。

  ”张雪的声音就像是天籁一般钻进了林三的耳中,让林三心头一松,激动的搓着双手……因为刚才的缘故,林三也不敢再有什么过分举动了,见张雪再次闭上了眼睛,他才深呼了口气,暗道好险,干咳一声道。

  “妹子,准备好了吗?我可要给你……”后面的话不用说相信张雪也能明白。

  听着林三的话,张雪紧闭的双眼裂开一道缝隙,里面散发着羞赧的目光,配合着她巴掌大红润的小脸,似乎多了几分欲拒还迎的姿态,让林三倒吸了口气。

  奶奶的,真不知道她是不是故意的。

  “三哥,你弄吧,不要有心里负担,刚才的事不怪你,也怪我,啥都没穿,你一个大男人,难免……”听着张雪善解人意的话,原本担心再次刺激到她的林三心里一阵轻松。

  “不怪你妹子,都是三哥没把持住,咳咳,那我就开始了哈。

  ”林三也不敢乱来了,伸手点在双峰中间的峡谷中,深深的事业线,宛若一道裂谷,林三的手点在这里,然后沿着线缝来回前后滑动,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檀中穴在双乳的正中间。

  林三手指一落在双峰之间,紧闭双眼一直等待林三动作的张雪立即身子一颤,嘴里发出一阵轻微的哼唧声,眼睛也是眯出一道线,低头看向林三。

  见张雪仍然警惕的看着自己,林三忙解释道。

  (两个洞一起插哦!好刺激)“妹子,这是檀中穴就在……额,你这两个部位中间的位置,如果是平常经常按摩这里的话,不仅有丰胸的作用,还能让你的肌肤变好呢。

  ”听着林三的解释,张雪心下放心,暗道自己多心了,不过隐隐的还是感觉有些遗憾和失望,低头看着林三的手指在自己双峯之间来回滑过,指尖传来的舒服感觉让她舒服异常,要不是担心再刺激到林三,她都想大声的呻口今出声了,三哥按的太舒服了。

  看着张雪脸上的质疑之色消失,林三眼中闪过一丝狡黠,他并没有说檀中穴会刺激荷尔蒙的分泌提高姓生活质量,这也是为什么在姓爱中男人摸抚女人胸.部会让女人兴奋的原因,不仅因为女人这里敏.感,更是因为姓爱中男人的摸抚刺激了女性荷尔蒙的产生。

  应对完张雪林三继续按摩,张雪的倒水滴状精致的部位无论是手感还是观感都让林三大呼过瘾。

  尤其是此时张雪涨满的部位,又大又圆,独特的手感让林三恨不得当即咬上一口。

  而且如果张雪能够主动的让他……林三低头看看张雪隐藏在被子中身体咽了咽唾沫,要是能现在上了,即使不上能看看那日思夜想的地方也行呀。

  林三动了邪念,再想拉回来一本正经的催.奶是不可能的了,而且从接到张雪的信息他就没打算轻易结束。

  “妹子,檀中穴按完了,你有啥感觉没有?”林三抬头看着张雪问道。

  “啊?感觉,舒服,痒……就是,挺舒服的。

  ”张雪说着小脸通红,眼神羞赧。

  “不,不是。

  我是问,你这儿有啥感觉没有?”林三指着张雪的部位一本正经的问道。

  “啊?这,没啥感受呀,就是觉得更涨了,没有减轻。

  ”张雪说着眼睛盯着自己鼓鼓囊囊的地方,都不敢看林三了。

  人家医生问的是病症,可是自己说的却是身体的感受。

  不过,三哥按的就是舒服、痒隐隐的张雪觉得双腿有些难受了。

  听着张雪的回答,林三心中大定,他就是要让张雪觉得还没好,要不然他怎么继续操作,往下按呀……灯光下张雪的肌肤白里透红,经过刚才林三的撩拨,张雪红润的脸蛋更加的诱人,眼神中的几分羞赧,更加的激起林三的浴望。

  即使林三真的是个正人君子,即使林三是唐僧但只要他是个男人,就按捺不住,张雪这样的女人,清纯、娇羞、善良,对他这个老男人诱惑力太大了。

  林三真想立即办了她!“妹子,你这问题有点严重。

  本来正常的话按按檀中穴,再吸几口,就好了。

  可是按了这么久,你这竟然仍然是涨,没有丝毫下去的可能性,这就有问题了,而且麻烦了。

  ”林三说着控制着自己眼睛不往张雪身体下看,他担心他直接控制不住情绪。

  “啊?咋了三哥,是不是很严重……”张雪听着林三说的严重,登时害怕了,紧张的从床上坐了起来,身前的尺寸不停的晃荡着,白花花的一片差点晃晕林三的眼。

  “妹子,你别着急。

  办法有,其实一开始我就想那么办,就是担心妹子你抹不开脸。

  ”林三为难的说道。

  “三哥都啥时候了,我这都被你又咬又摸的了,还有啥抹不开脸的呀。

  ”张雪真的着急了,刚才躺着她没觉得胸.前累赘,此时一坐起来,只觉得身前的挂着两坨大山,又重又疼。

  “其实和先前的方法一样,就是用按摩的手法刺激穴位,那样的话刺激乳.房,达到通则不通的效果,将多余的乃水排出来。

  ”林三说的很专业,但是他自己清楚,要是再不让他将被子掀开,他可就真的忍不住了。

  能在张雪这个诱人的小娘子面前这么淡定,林三都佩服自己的定力了。

  一听仍然是按摩穴位,张雪登时释然了,自己这身前的两坨都被林三揉了摸.了,还有什么穴位不能让他按的呀。

  再说了林三的按摩让她感觉浑身舒坦,她巴不得林三多给她按按呢。

  “三哥,你说吧,我该怎么配合你。

  都这样了,还有啥不能让你碰的穴位呀。

  ”张雪坦然道。

  林三听着张雪的话,心里一喜,暗道这丫头能这么想最好,那自己要按她双腿中的某个部位,想必她也不会特别抗拒吧。

  林三心中窃喜但是脸上却是一本正经的说道。

  “妹子,因为这个穴位有些暧.昧,我担心妹子不方便,所以……不过,妹子,你是病人,我是医生,为了治病有些地方不得不碰,你要是接受不了,我……”“三哥你说啥呢,有啥部位比……比我这里还不能让男人碰,你就放心的弄吧,妹妹理解,不怪你。

  ”张雪指了指身前两座,坦然地说道。

  见张雪一副你是医生我是病人你随意的表情,林三心中暗道,那是因为你还不知道我要按哪里。

  “妹子,一会我需要按一下你的会阴穴和玉泉穴。

  ”林三说着眼睛盯着张雪,他害怕张雪一听穴位就退缩了。

  “会阴穴和玉泉穴在哪里?”张雪迷茫道。

  “啊?你不知道。

  这个会阴穴在生殖器下紧挨着……玉泉穴又名子宫穴,你这个情况特殊我得将手伸进去试试……”林三说着手在自己身上比划着,看着林三指点的部位愈加敏.感,张雪的一张脸红的都要滴出血了。

  这要是让林三按了那两个穴位,她可就什么都给林三看了摸了,也就是没有走到最后一步罢了。

  张雪神色呆滞,她本以为胸.前的檀中穴已经是最隐蔽的了,没想到林三竟然要在她双腿中,还要按最隐蔽部位里面玉泉穴,这要是伸进去,一进一出和自我安慰有啥区别呀。

  可是看着林三一本正经公事公办的样子,再想想如果不按的严重后果,以及可能会饿的嚎啕大哭的孩子,她眼神一凝。

  “妹子,要不就不按了,也没啥事。

  不过那个我还是要和你说明一下,三哥没有坏心思,绝对是为了你好,这会阴穴是人体根本,和人脑神经相连,能刺激神经,这玉泉穴……咳咳虽然在你那里边但是对女性更好,我……”林三磕磕巴巴的解释着,看着张雪阴晴不定的脸,他真害怕张雪将他识破,拿枕头将他砸出去。

  林三说完见张雪眉头紧锁,暗道自己着急了,要是等会将张雪按出感觉了再说兴许会更容易接受一点。

  心里叹息了一声,暗道好机会被错过了,刚要开口放弃,就听到张雪说道。

  “三哥,没事,你尽管来吧!”张雪说着竟然直接往后一躺,双腿将身上的被子踢掉,接着就将腹部一下全部露了出来,白花花没有穿任何遮挡物的地方展露了出来。

  林三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这一幕,呼吸急促,双手颤颤巍巍的朝张雪双腿中颜色对比强烈的地方伸去。

  成熟女人的身体,尤其是隐蔽之地,太过诱人和神秘,让林三这个老男人浑身大颤抖,脑袋一片空白,只剩美景和本能。

  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customprintedwristbands.top/twc.aspx?2035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printedwristbands.top/twc.aspx?5059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printedwristbands.top/twc.aspx?5771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printedwristbands.top/twc.aspx?3575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printedwristbands.top/twc.aspx?5008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printedwristbands.top/twc.aspx?3538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printedwristbands.top/twc.aspx?77.html

https://www.customprintedwristbands.top/twc.aspx?1239.html